1336天 Edwiin

还好有你,再见如初。

“基因编辑婴儿”实验,122名科学家联名谴责:真正的进步,不是技术的无底线滥用

发布于 11个月前 / 274 次围观 / 0 条评论 / 活动其他 / Edwiin

前天发生了一起震惊全球的事情:中国科学家首次利用基因剪辑技术,让一个对艾滋病天然具有免疫能力的婴儿诞生。 听到这个消息,大部分人首先是骄傲,“我们又实现了0的突破,真厉害”。 其实,这根本不是什么技术上的突破,只是伦理上的突破。 因为利用CRISPR/Cas9技术进行基因编辑,在生物医学领域已经被用烂了,在技术上,不难实现。但让一个活生生的婴儿降生,却需要莫大的勇气。 在世界科学竞赛中,我们一直在追赶别人,时刻渴望跑在世界前列。但这样的“世界前列”——用基因编辑技术改造婴儿,让她们天生免疫艾滋病——很不幸的是,却不是一件好事。

/全球第一例基因编辑婴儿

昨天,来自中国科研界的一条新闻,注定要轰动全世界:

我们中国的科学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双胞胎基因编辑婴儿终于“健康”诞生。

什么叫做基因编辑婴儿?就是指她们的一个基因经过人为修改,从而可以抵抗某些疾病。贺建奎教授这次所“产生”的双胞胎,是一对天生就能抵抗艾滋病的婴儿

基因编辑,和试管婴儿有什么区别?简单来说,试管婴儿就是用父亲的精子,和母亲的卵子,在体外试管内受精,发育到一定程度以后,放回母亲子宫内继续发育。

试管婴儿,和天然受孕的婴儿没有本质差别,只是婴儿生长环境发生了变化,她的遗传物质并没有发生改变。

但是基因编辑婴儿不同。

她比试管婴儿多了一个步骤:在受精卵阶段,科学家用一种特殊的“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改变了受精卵内的基因,删除了对艾滋病毒辅助作用的受体基因CCR5,从而宣称这对双胞胎对艾滋病完全免疫。

也就是说,基因编辑婴儿,是按照科学家意愿删除了某些人类身体缺陷的产物。

/看上去造福人类,实际上堪称疯狂/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就是一种人体实验,基因编辑婴儿其实就是“人造人”。

人类扮演上帝的角色。

为什么贺建奎教授要做这样的实验?按他的说法,他是要帮助本身有病的夫妻,能够生出健康婴儿

他实验的对象,是八对夫妻,所有男方都带有艾滋病毒。为了能够让后代免受艾滋病的感染,他的基因编辑技术派上了用场。

贺建奎教授是南方科技大学的科学家,但这项实验,不是在南方科技大学里做的,而是在一个叫“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做的,而且还取得了该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的审查申请1申请2

但是很奇怪的是,这项实验结果出来以后,深圳卫计委的人说“这个实验未报备”,深圳和美医院的人说,这个实验不是在他们医院做的,就连那份申请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医院开的!

也就是说,贺建奎教授这项实验,很可能没得到任何批准就私自做了。

为什么这种实验要偷偷来做?因为改造人类基因这样的大事,轻则影响实验者的一生,重则改变人类命运,是要经过严格的科学伦理审查的。

根据中国颁布的《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里面规定:

“利用体外受精、体细胞核移植、单性复制技术或遗传修饰获得的囊胚,其体外培养期限自受精或核移植开始不得超过14天。

不得将前款中获得的已用于研究的人囊胚植入人或任何其他动物的生殖系统。”

简单来说就是:基因编辑的产物,是绝对禁止发育成人的。科学家只能在不满14天的胚胎上实验,因为这时候的胚胎尚不具备人的特征,不涉及伦理问题。

而现在,贺建奎教授不仅将基因编辑胚胎“生”出来了,而且一”生“还两个,是严重违反科学研究伦理的行为。

这项实验被爆出来,122名中国科学家联署声明:

“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这根本不是一项有益于人类科学实验,只是一种满足研究者疯狂欲望的变态实验,而且对我们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为什么不能越界?不仅仅是一个伦理学问题/

有的人说:“我不明白这些科学家为什么谴责?难道因为伦理吗?医学的进步是造福人类,难道不应该大力弘扬吗?”

简单的回答就是:因为这根本不是医学进步啊!为什么说这不是一个医学进步,也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伦理学问题?

举个例子,就像我们要禁止近亲结婚,这是一个伦理学问题,但也是一个生理学问题:因为近亲结婚,后代有病的几率会大很多啊!

那么基因编辑婴儿呢?科技日报对这项实验提出了几点质疑:

第一,对健康胚胎删除CCR5基因是不理智的,因为目前没有发现任何中国人的CCR5是缺失的,这对双胞胎算是中国人吗?

第二,CCR5对人体的免疫细胞功能的发挥非常重要,减去了这个基因婴儿发育的影响,根本没办法预测是好事还是坏事,这项实验对两个婴儿极不人道;

第三,艾滋病毒具有高变性,没有CCR5的基因受体,还可以有其他受体,一样可以感染艾滋病。贺建奎教授根本无法确保这对婴儿终生不会被艾滋病毒感染。

实际上,艾滋病的父母要生出健康婴儿,早已不是难事:

如果父亲患病,只需要筛选出健康精子就可以了;如果是母亲患病,只需要采用药物阻断,98%可以让新生儿不被艾滋病感染。

根本不需要用到贺建奎的方法!

总结起来就是:用基因编辑删除婴儿基因,让婴儿身体成长风险大大增加,而抵抗艾滋病的效果,还没有原来的方法好。

妄图扮演上帝造人的人,最终都被证明是小丑。

/不是所有的成功,都能叫进步/

贺建奎无论如何是成功了,但请问:这TM是哪门子的医学进步?

不是说不支持人类的进步,也不是说所有禁忌都不能触碰。

随着时代和历史的发展,科学拓宽伦理的范围会越来越大,我相信社会肯定会变得越来越好

但问题是:社会变好,是从尊重人性底线出发,从而拓宽我们的天花板;而不是踏破人类的底线,让科学变得越来越无下限。

我本来不想猜测科学家的用心,但我搜到的一些资料,还是让人不能不心寒:

文中提到的这个“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是一家私立妇产医院,法定代表人叫林玉明。这个人是谁?

莆田系第二代”。

莆田系,这个多次让中国人闻风丧胆的组织。他们干过的事,我相信不用我提醒大家了。

再来说说贺建奎教授。

我查到了一个非常讽刺的资料:早在1年前,美国科学院发表了一篇报告,说我们可以进行人类胚胎DNA编辑。

当时的贺建奎教授,发表报告痛斥这种做法:“在解决好以下的安全性问题之前,进行人类生殖目的的基因编辑是不负责任的。”

一年前的大声疾呼振聋发聩,仅仅过去了一年,贺建奎教授所说的安全性问题还没完全解决,他就已经快速地完成了“基因编辑婴儿”实验,我们可以用他自己的话怼他自己:

不负责任!

因为他让中国人再次打上了不讲医学伦理的标签。

/我们有些科学家震惊全球的方式,让人悲哀/

事实上,这不是我们的科学家第一次震惊全球。
3年前,中山大学的黄军就研究团队,就曾经利用同样的基因编辑技术,修改人类胚胎基因,试图消除婴儿的地中海贫血症。

当时有28个胚胎的基因被成功修改,但成功率不高。黄军就将研究成果写成论文,投给了科学界最著名的《自然》与《科学》杂志,出人意料的都被拒稿了。

被拒的原因,就在于“相关技术存在伦理道德方面的争议”。

后来另一家著名杂志《蛋白质和细胞》接受了论文,接受原因却很有意思:

“我们围绕这个问题进行了认真探讨,我们预计可能存在不同的观点,但需要发表它才能引发讨论。“

换句话说,发表论文的原因不是因为它足够出色,恰恰是因为实验不完美,可以给科学家”敲响警钟“,”给了那些认为这一技术能完全清除疾病基因的人一个严厉警告“。

我们一直认为,外国对伦理比较开放,但其实在涉及人类伦理方面,外国的科学家恪守着相当严格的职业道德。

哪怕是黄军就老师,他也是恪守《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在实验胚胎培养14天以后就将之销毁了。

换言之:一个真正合格的科学家,在掌握了强大的基因改造武器之后,他不是越发嚣张,而是越发谨慎,因为他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改变历史的进程。

科学没有伦理道德,但科学家有,而且必须有。

基因改造真正可怕的结局:人种大战/

如果放开了贺建奎这样的实验研究,最可怕的问题,是肆无忌惮的”基因改造“技术

你想想看:今天的基因编辑,是为了抵抗疾病;但明天,可能你就会要求你的孩子有更多肌肉、头发颜色要金色、想要双眼皮、白皮肤,想要比别人更聪明一点,甚至想要领导气质。

你给还是不给?边界在哪里?很难界定。

我记得在《人类简史》中,作者曾经描述过这样一种人:”超人“。

”超人“,是那种基因特别好、身体素能异于常人、拥有超于常人能力的人。

有部电影叫《变种异煞》,说的就是这样一个”未来“:

在未来社会,有的孩子经过基因工程出生,他们的基因中没有任何导致疾病的因素,身健体壮,注定会成为社会的精英;

没有经过基因工程出生的孩子,反而被视为病人。

精英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得到了父母和老师的一致保护,在赞美和爱中成长,在高尚职业(比如航天员)中享受高人一等的生活;

而病人孩子,只能干清洁工等最低下的体力活。他们体内的基因缺陷,导致了没有人看得起他们,也没有人会投钱培训他们。

你必须要相信,一旦基因编辑技术泛化开来,更有钱的人,更有资源的人,会通过这项及技术,让自己的后代,永久保留更优秀的基因

他们更好看,更漂亮,身材更好,吃什么都不胖,更高,更聪明,更有才华,记忆力更高。再加上更优秀的教育资源。

人类社会的末日真的就会来临,阶级会彻底固化,生活在底层的人,子子孙孙都会生活在底层:因为有些人,在没出生之前,就拥有了另外一些人这辈子努力都无法企及的能力与资源。

在求职、生活的过程中,基因成为了他们唯一的敲门砖。

病人孩子文森特,渴望成为宇航员,但他的基因决定了这是不可能的事。

他只好伪造自己的身份:他伪造尿液,伪造血液,洗澡时用钢刷大力刷去身上属于低等人的皮屑,甚至用手术锯切断自己的脚,让自己再高几厘米。

他要比精英孩子付出多一百倍努力,才能享受和他们同样的优待。


基因编辑,并不能改善人类,反而会让一部分人被排除在幸福以外。

这项技术从根本上创造出两个阶级:一个阶级基因良好,无病无痛,享受一切良好待遇;而基因不好的阶级,注定永远都是loser。

你愿意自己的孩子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吗?

你愿意自己的孩子拥有良好基因,从而可以歧视别人;还是选择自然而然、不改变他的基因,让他被别人歧视?

这样的社会出现,你还会觉得这是一种进步吗?

你以为能带你去向美好的天堂,最终,通往了地狱的奴役之路。

一项用得不当的技术,有可能将社会带入万劫不复。因为通往地狱的路,往往都是用天堂的砖砌成的。

/人之为人,就是因为有生老病死/

人,注定会有生老病死。

能够生老病死的,才算是人。

当我们自以为可以战胜所有疾病,其实都不过是我们在自吹自擂。

就像贺建奎妄想通过减掉CCR5基因,阻挡艾滋病;其实这种操作,完全有可能破坏掉其他天然基因,引发不可控的后果。

生命是平衡的过程,有得必有失。

人类真正的进步,不是对技术无下限的应用,而是利用技术告诉我们:

当重大的疾病来临时,我们该怎样保持作为一个人的尊严。


本文来源国馆(ID:guoguan5000)